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国

作者:卖报小郎君书名:大奉打更人更新时间:2021-08-29

本站域名 www.xiyuanbook.com (息元小说网) 手机访问 m.xiyuanbook.com

灵龙张开的上下獠牙间,一枚紫气氤氲的气团缓缓凝聚,如龙口衔珠。

紫气越来越浓郁,气团渐渐凝实、压缩,变成一枚宛如实质的、鸽子蛋大小的紫珠。

四周虚空中汇聚而来的紫气消失,灵龙口中衔着那枚凝聚了大奉王朝最后气运的紫珠,转动头颅,看向岸边的怀庆。

“呼.......”○息元小说网○Www.xIyuaNbOok.COm

鼻息声里,它把珠子吐向了怀庆的眉心,紫光一闪,紫珠在怀庆眉心散开,染紫了她的双瞳和白皙的皮肤。

几秒后,紫光消退。

“很好!”

怀庆微微颔首,拂袖转身,朝着皇宫的方向行去。

“嗷嗷.......”

灵龙黑纽扣般的双眼,望着怀庆的背影,发出悲鸣。。

怀庆心肠冷硬,没有回头,也没停下脚步,她回到御书房,坐至铺设黄绸的大案后,淡淡道:

“退下!”

殿内侍立的太监和宫女,躬身行了一礼,陆续退出。

人走光后,怀庆铺开信纸,捏住袖袍,亲自研磨,提笔蘸墨后,于纸上书写:

“宁宴:”

两字写完,提笔半晌,心有千言万语,却不知道该如何诉说。

她沉吟了许久后,终于再次落笔:

“生我者不喜我,宗族亦憎我倒行逆施,女子之身称帝。然朕平生无愧祖宗和天地,无愧宗族亲人,光明磊落。

“思来想去,心中之事,只愿与你诉说。

“我苦读圣贤书,苦修武道,只因年幼时,太傅在学堂里的一句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我一生争强好胜,便是与临安之间的打闹争斗,也从不退让,对太傅的话,心里自是不服气。

“谁说女子不如男?谁说女子天生便该于闺中刺绣?我偏要成为名震京城的才女,偏要撰书编史,好向世人证明天下男儿皆粪土。

“渐渐年长,少时意气消磨于时光中,然苦读十年,满腹经纶,也想效仿儒圣教化天下,效仿亚圣开宗立派,效仿高祖皇帝做出一番丰功伟绩。

“奈何女子之身牢牢束缚住我,便只好隐忍,迟迟不愿出嫁,暗中关注朝政培植亲信,遇见你之前,我时常想,再过几年,熬没了意气,也便嫁人了。

“起初对你多有恩惠,是出于欣赏和栽培,因为你和临安斗气,也只是出于习惯和霸道的性格罢了。

“后来对卿渐渐仰慕,不可自拔,却仍不愿面对内心,不愿服输,倔强的告诉自己,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绝不与其他女子共侍一夫。

“岂料最后被临安这个死丫头捷足先登,私底下没少为此发脾气,恨屋及乌的整治陈太妃。这些心意我过去没有宣之于口,现在则不怕跟你说了。

“你我虽无夫妻之名,却有夫妻之实,此生已无憾事。

“巫神出世,九州危在旦夕,大奉生死存亡之际,朕身为一国之君,必须承担起责任,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,理当如此。

“这天下,我与你共担。

“我一生从无任性,这是唯一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“待君平定大劫,四海安康,春祭勿忘告之,吾亦含笑九泉。

“怀庆绝笔!”

...........

豫州与剑州接壤之地。

天空涌来滚滚黑云,遮蔽蓝天和朝阳,世界仿佛被分割成两半,一边阴暗可怖,数不尽的行尸大军海潮般涌来;一边阳光灿烂,漫山遍野都是仓皇逃窜的人群。

他们就像一群失去主心骨的蝼蚁,数量虽多,但散乱无序,只知慌不择路的逃命。

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,一支护送着百姓的百人军队被阴影覆盖,下一刻,士卒和百姓,包括胯下战马,齐齐僵硬,而后,人与兽双眼翻白,表情麻木,成为了尸潮的一部分。

“救命,救命啊.......”

前头一体力耗尽的些百姓见状,吓的肝胆俱裂,一边尖利的嚎叫着,一边激发潜能继续逃亡。

但很快,他们就不再嚎叫,表情便的僵硬麻木。

他们也成了尸潮的一员,随着黑云,朝前推进。

越来越多的人被转化为行尸,没有任何反抗的失去生命,在超品之下,人和蝼蚁没有本质的区别。

楚元缜踩着飞剑,心里泛起难以言喻的悲凉和痛苦,这些情绪几乎把他吞没。

不久前,巫神出世,席卷中原,他亲眼看着一支支军队被吞噬,一股股百姓组成的队伍被转化为行尸。

逃难的队形瞬间打乱,直至变成如今这副场面,漫山遍野都是人,无组织无目标,慌不择路。

而这样的情况,还发生在紧邻东北的三州其他地方。

在这场大灾难面前,楚元缜眼前所见的尸潮,只是其中一部分。

襄荆豫三州完了,数以千万计的百姓湮灭在这场吞食中原的浩劫中,背后就是剑州,剑州之后是江州,以及京城。

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有如此可怕,即使是当年的山海关战役,死伤也不过一两百万。

亲眼目睹这样的灾难,对他来说是残酷的。

可能十年二十年后,某次午夜梦回,他会被这场灾难惊醒。

这时,楚元缜目光一凝,被远处的一对母女吸引,这对母女处在光暗两界的交界处,身后是无限扩张的滚滚黑云。

小姑娘摔倒了。

“娘,我跑不动了.......”

七八岁的小姑娘满脸汗水,偏黄的头发一绺绺的黏在脸上,嘴唇干裂。

她的一双小脚磨出了水泡,跑的踉踉跄跄,背着她的父亲目睹后方之人惨死后,就放弃了她们母女,独自逃命去了。

穿着布衣的年轻母亲尚有体力,但不足以抱着小姑娘逃命,她把年幼的女儿抱在怀里,一遍遍的说:

“娘陪你,娘陪你.......”

她害怕的浑身发抖,脸色惨白,可抱着女儿的手臂却无比坚定。

“娘,爹为什么不要我们了。”

母亲脸上流露出悲哀:

“因为怪物来了,爹没办法保护我们了。”

小姑娘的表情和母亲是不一样的,她脸上有着希望和笃定,脆生生的说:

“许银锣会保护我们的。”

去过酒楼茶馆,看过皮影戏,听过游方郎中讲故事的孩子,都知道许银锣。

他是保护百姓的大英雄。

这时,楚元缜御剑下沉,抓起年轻母亲的手臂,把这对母女一起带上天空,继而猛的折转,朝后方掠去。

巫神没有出手干预,大概是像这样的蝼蚁不值得祂关注。

“谢谢侠士的救命之恩。”

年轻的母亲死里逃生,满脸泪水的抱紧女儿,不停【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】